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是专注做网站开发的吗?

2020年09月08日 10:42

优联互通拥有专业化的应用开发服务团队,长期为客户提供端到端的应用软件开发和维护服务。凭借多年来的丰富项目实践经验,优联互通能够为客户提供包括平台开发、APP开发、项目定制等全栈服务。同时,优联互通提供项目孵化、项目投资等业务,能够显著的扶持新创项目进一步成长,为合作伙伴提供更高的IT投资回报。

相关推荐

教育机构想要转型线上,如何转型?怎样转型?

2020年真的很艰难,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了各行各业纷纷歇业,就连曾经“永远的朝阳行业”也迫在眉睫,纷纷开启了自救模式。截至到4月,各行各业才逐步复工,整体看来貌似形势大好,然而对于教培行业而言,苦日子其实才刚开始。业界人士认为,绝大多数培训机构账上现金流不超过3个月,包括家长的预付款在内。目前至少有有一半的培训机构可能会倒闭。此次疫情,可以说是对教培行业的洗牌,让教培行业乱象得到整顿。目前,线下教陪机构正在经历一场“倒闭潮”,很多教培机构抵不住这场残酷的经济浪潮,被迫选择关闭机构。那么,教育培训机构如何自救?一、师资是核心竞争力许多机构之所以可以生存下来,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其机构下的几位优秀的老师。师资队伍的建设是教育培训机构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大部分情况下,与其说是学生选择机构,倒不如说是学生选择老师。我们都知道,教育培训机构办学成本高昂,办一个线下教育培训班,不仅需要场地费、材料费、水电费,还需要高昂的人工成本,比如老师、助教等费用!对于越优秀的老师,只有靠高昂的薪资才能留住。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众多头部机构都对优秀教师虎视眈眈,小型教培机构千万不能通过削减教师的薪资来达到减少开支的目的。否则留不住老师,机构的名师少,招生效果只会更差。二、线上教育是未来随着全国1.8亿中小学生网上开课浪潮的掀起,线上教育模式成为了当下甚至未来的新型热门教育模式。为了争夺用户,各大机构纷纷转型“线上”,推出各自的免费课程计划。可以确定的是,这些规模庞大“免费学习”的中小学生,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是各个机构正常付费课程的“重点转化对象”。然而对于传统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而言,没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转型这一步是又痛又难。部分线下素质教育机构因课程属性无法实现线上化,或不具备线上化运营能力,现金流枯竭恐引发一波闭店潮。在全国各大教培机构都开展线上免费教学的情况下,中小型教培机构的竞争力被进一步打压,师资弱势被明显放大,日子只会更加难过。三、守住资本是策略国家对教培行业的不断规范,以及生源的不断减少,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培训机构的成本。因此,在资本短期看不到该行业的利润,或赚钱效应不明显的基础上,守住现金才是最佳策略。纵观所有,当下,中小培训机构只有异业合作、抱团取暖,才能寻求多方共赢,弥补停业损失恢复战力,从而自救。如果你的机构也正在经历“倒闭潮”,不妨加入考生网,解决招生难题,这里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帮你转型线上,渡过难关。

2020年06月24日 11:07

原创 均瑶大健康递表深交所:单一产品营收占九成、24亿买理财融资遭质疑

产品结构单一,一款产品几乎完全决定了公司的命运,经营风险极大出品|每日财报作者|刘雨辰日前,乳酸菌饮品湖北均瑶大健康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均瑶大健康”)再次提交《招股说明书》冲击A股,拟登陆创业板。此前,因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暴雷,公司不得不更换了审计机构。据《每日财报》的了解,均瑶大健康法定代表人为王均瑶。均瑶集团自上世纪90年代设立起即进入乳制品及含乳饮料行业,并逐渐成为这一行业中知名品牌,是国内最早开发和生产塑瓶长效灭菌奶的企业之一,先后开发出利乐包、塑瓶奶、AD钙奶、屋顶包、塑杯酸奶和贝贝牛等8大系列40多个品种和规格。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募集11.99亿元用于均瑶大健康饮品湖北宜昌产业基地新建年产常温发酵乳饮料10万吨及科创中心项目、均瑶大健康饮品浙江衢州产业基地扩建年产常温发酵乳饮料10万吨项目以及均瑶大健康饮品品牌升级建设项目。《每日财报》注意到,如同一波三折的上市进程,公司面临产品结构单一,竞争压力增大的挑战。营收下滑,结构单一均瑶大健康为食品饮料生产企业,主营含乳饮料中常温乳酸菌饮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其他健康饮品。2017年-2019年,均瑶大健康营收分别为11.46亿元、12.87亿元、12.46亿元,去年同比下滑3%;净利润分别为2.27亿元、2.81亿元、3.04亿元。过去几年,均瑶大健康的业绩出现明显的增长乏力现象。业绩增长的乏力和行业的生态现状有直接关系。食品饮料行业为完全竞争市场,行业集中度不高,同行业品牌间可替代性强,竞争激烈。例如,受到近年来常温乳酸菌饮品高增长及高利润的驱动,各大厂商及不知名厂商纷纷进入该领域。同行业产品间存在通过降价、促销等方式增加产品销售的情况,对企业盈利造成压力。未来如不能通过提高行业集中度、增加产品壁垒等方式减少竞争,行业的盈利状况仍然不容乐观。除此之外,新型冠状肺炎疫情从1月份开始在全国爆发以来,国家及各地政府均采取了延迟复工等措施阻止疫情进一步蔓延,从招股书的信息可知,均瑶大健康在湖北有生产基地,疫情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产品结构单一始终是均瑶大健康的一大硬伤,2017—2019年,公司乳酸菌饮品销售收入分别达到11.3亿元、12.6亿元和11.8亿元,占全部主营业务收入的99.02%、97.71%和95.37%,其中“味动力”系列乳酸菌饮品(瓶装)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2亿元、12.4亿元和11.1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97.53%、96.51%和89.48%。一款产品几乎完全决定了公司的命运,均瑶大健康的抗风险能力非常局限。虽然公司已持续进行新产品的研发和推广,但相关项目实现预期的目标任务仍需要投入较多的时间和资源,而且从目前来看效果并不明显,均瑶大健康曾于2017年推出“奇梦星”系列膨化食品,但因销售未达预期且造成无形资产损失,自2019年起停止生产销售。公司存在产品系列相对单一的风险,如未来出现该系列产品外部环境恶化的情况,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募资的必要性和扩张的合理性遭受质疑从招股书传递出的信息来看,均瑶大健康似乎并不缺钱,报告期内频繁购买理财产品。2017年至2019年,均瑶大健康的利息收入分别为1097.83万元、1586.95万元和2199.74万元,呈现逐年攀升态势。均瑶大健康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的利息收入主要为购买银行存款产品取得的收益,购买对象主要包括浦发银行“利多多B存款”、“浦发银行智能存款产品”、上海华瑞银行“户户赢”委托管理存款、上海华瑞银行“智慧存”存款产品以及上海华瑞银行结构性存款B款(瑞智存)银行存款产品。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均瑶大健康购买了关联方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保本型“户户赢”、“智慧存”和“瑞智存”委托管理存款产品并取得利息收入,期间的本金发生额合计为24.3亿元。截至2019年末,均瑶大健康账上的货币资金数额约10.62亿元,与此同时并没有长短期借款,可以说现金流非常充足。在此背景下,均瑶大健康想要募集资金约12亿元用来扩张建设,公司募资的必要性受到广泛质疑。另一方面,均瑶大健康长期处于自有产能利用不足、严重依靠代工的状态,产能利用率低下和扩大生产产生直接的矛盾。招股书显示,均瑶大健康此次募资拟用于宜昌产业基地、衢州产业基地各年产10万吨常温发酵乳饮料项目等。然而,2017年-2019年,均瑶整体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1.78%、64.39%、65.42%,非常之低。与此同时,其代工厂产量曾连续多年超过总产量的50%。截至新招股书签署日,均瑶合作代工厂数量为11家,代工比例约为36%。产能利用率长期处于低位,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扩大产能将会进一步造成利用率的下滑,公司募资的扩产的合理性也遭受质疑。

2020年04月28日 11:54

小鹏汽车回应特斯拉:嘴上不感冒,行动在霸凌

4月25日,雷锋网获悉,前特斯拉员工、现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源代码一事有了最近的进展。据Bloomberg报道称:特斯拉要求法官对小鹏汽车施加压力,迫使其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并上交硬盘中相关信息的法证图像,特斯拉甚至想让曹博士亲自站出来接受采访。特斯拉在证词上如此声称:"特斯拉,作为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世界领导者,对小鹏汽车开发的任何技术毫不感兴趣,任何真正的机密信息只用于保护令下,仅指定律师能看到。”在小鹏的正式声明中表示,过去一年里小鹏汽车不隐瞒任何东西,一直努力协助该案调查。但至今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小鹏汽车存在滥用特斯拉商业机密或其他不当行为。新智驾摘取了声明中的一些核心信息:1、小鹏汽车并非该案当事人(新智驾注:被告是曹光植)。一年多来小鹏向该案提供了大量协助,并主动提供了曹光植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此外小鹏汽车也允许特斯拉在法院的保护令下,接触截止2019年3月21日(即曹光植被特斯拉起诉之日)公司的源代码存储库以进行取证。3、从获悉该讼案件之日起,小鹏汽车就聘请了专业第三方机构进行法律调查取证。目前尚没有证据证明,任何特斯拉的源代码、商业机密或受保护的机密信息传到小鹏汽车公司及其系统。4、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进行的全闭环自主研发成果已经在小鹏G3和P7上体现,且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具有差异化的自动驾驶技术体系。据悉,关于此次诉讼的听证会将于下个月在旧金山联邦法庭进行。曹光植一案来龙去脉作为自动驾驶领域的一大案,新智驾一直在保持高度关注。根据公开信息的披露,新智驾尝试还原这起自动驾驶诉讼案件的关键节点与双方分歧。这次纠纷的核心对象,是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Autopilot系统,同时这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的核心所在。新智驾整理了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研发线和被告曹光植在特斯拉起诉的行为轨迹:2015年12月,小鹏汽车首款量产上市车型的XPliot2.5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研发方案确定。2017年4月24日正式入职特斯拉,工作期间主要担任“计算机视觉科学家”的职务。(这里双方并不存在时间线交集)2017年12月,XPliot3.0辅助驾驶系统研发方案确定。2018年12期间,曹光植返回国内,前往小鹏汽车总部面试并收到书面录用通知。(这里双方并不存在时间线交集)2018年12月28日-2019年1月3日,曹将特斯拉提供的工作电脑与其iCloud账户切断,并反复登陆特斯拉安全网络,删除其浏览历史期间删除超过12万个文件;同时于3日宣布辞职。2019年1月4日,曹入职小鹏汽车,成为汽车的“感知团队负责人”,主要负责“开发和交付用于生产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两个月后,2019年3月特斯拉在美国起诉曹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之后,在2019年7月的答辩状中,曹承认曾在2018年底向个人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Autopilot源代码的zip文件;但否认窃密,并表示没有将任何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商业机密转移至小鹏汽车,也没有为了新雇主的利益使用这些材料。所以,曹上传特斯拉Autopilot源代码至个人账户一事已经确凿无疑。但案件的纠纷在于,曹有没有向新雇主小鹏汽车提供这些材料,以及小鹏汽车有没有私下接触过这些材料。尽管不是被告,但小鹏汽车在2019年3月22日获知曹被起诉之后,就立刻接管了曹的工作设备作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发证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的信息被转移到小鹏汽车的系统中。但,特斯拉拒绝相信小鹏汽车的说辞。在2019年11月与2020年1月,特斯拉曾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出示跟多的资料以便调查。而新智驾也在一份小鹏汽车撤销或申请保护令及MPA的动议文件中,了解更多双方存在分歧的内容。新智驾也对文件中的内容做了重点摘取。1、立案至今已经一年有余,虽然曹承认了特斯拉的部分指控,但小鹏汽车表示,特斯拉实际上并没有指控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也从未针对曹或小鹏汽车寻求任何临时或初步的禁令。2、在过去的一年里,小鹏汽车向特斯拉提供了广泛的信息,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2019年8月12日,小鹏汽车提供了和曹的微信信息,以及曹与同事之间的电子邮件。小鹏汽车自愿向特斯拉出示了12,257页文件、曹的小鹏汽车笔记本电脑的法证图像。在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2019年11月的第一张传票之后,小鹏汽车总共制作了6,333页文件作为回应。3、2020年1月17日,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了第二份传票文件,双方达成了传票上16项请求中的10项协议,但仍存在分歧。其中最大的分歧在于:特斯拉要求小鹏汽车提供从2018年11月1日起为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起草、测试或使用的"所有源代码"(即曹加入小鹏汽车、甚至开始与小鹏汽车面谈之前),包括所有修订、修复和更新。但小鹏汽车表示异议:“特斯拉没有任何基础直接审查小鹏汽车源代码。小鹏汽车的源代码高度保密,对小鹏汽车的业务至关重要。它是小鹏汽车自动驾驶车辆运营的核心,大量资源已用于创建该源代码,平均有70名工程师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这些代码进行了大量工作,至少花费了数千万美元来创建、维护和改进。它对小鹏汽车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小鹏汽车始终将其视为高度机密,并且仅仅向必须使用它的员工提供。这根本不是公司会与任何第三方分享的东西,更不会向竞争对手提供。”小鹏汽车还指出,曹被提起诉后,就被小鹏汽车行政停职,进一步通知之前不得使用或触及任何小鹏汽车的相关账户/系统,同时也没收其个人和工作电子设备,剥夺了其访问小鹏汽车系统的所有权限。因此特斯拉的这个诉求不合理。但为了配合调查,小鹏汽车建议只出示曹从2019年1月14日开始工作期间小鹏汽车的源代码提交、修订和编辑的记录。到2019年3月21日,是其被停职前有权访问小鹏汽车源代码存储库系统的最后一天,并且无法访问小鹏汽车的系统。但特斯拉拒绝了这一建议,它认为,源代码信息"可能"已通过被摧毁的U盘(存有特斯拉资料)引入小鹏汽车。但没有证据表明,曹引入小鹏汽车的与此前被摧毁的U盘是同一个USB。小鹏汽车表示此前购买了多个相同的USB供工程师在工作时使用。此外,特斯拉还寻求小鹏汽车与2018年初针对张小浪提起的刑事案件相关的所有文件。特斯拉认为:张以前在苹果加州工作,使用类似的方法,挪用雇主的自动驾驶商业机密,并加入了小鹏汽车。这两种情况的相似性越大,两个案子纯属巧合的可能性就越小,而且更有可能是有计划、协调和蓄意安排的结果。但特斯拉的律师也承认,没有任何信息、任何事实或证据表明,张事件与本案的指控有任何关系或联系。总地来看,双方各执一词。特斯拉希望超越对曹的设备和工作产品的审查,并获得所有小鹏汽车高度敏感的源代码;同时和许多其他小鹏汽车员工工作电脑的完整取证图像。但小鹏汽车表示,已经反复和广泛地遵守特斯拉的合理取证要求,包括数千页曹与小鹏汽车的通信文件。然而,“"证明负面"并这不是小鹏汽车的责任或义务,而特斯拉继续无限度抛出新的无理由的、对曹博士(和小鹏汽车)做潜在责任推测的理论和假设。”无论如何,现阶段尚没有曹或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至于双方会如何僵持胶着,新智驾会持续跟进。自动驾驶路线差异图无论特斯拉还是小鹏汽车,双方都表现出了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极大重视。特斯拉Model3的热卖也佐证了辅助驾驶对于汽车销量的吸引力。作为国内新造车的第一梯队小鹏汽车也确实在努力地打造自己的自动驾驶系统,甚至不惜重金地投入,打造自己的视觉感知团队,建立端到端的闭环研发体系。从Model3和G3以及P7的传感器配置上来看:小鹏G3搭载12个超声波雷达、5个高清摄像头、3个毫米波雷达。小鹏P7搭载12个超声波传感器、5个高精度博世第五代毫米波雷达、13个自动驾驶摄像头、1个车内摄像头、高精度地图、高精度定位;还搭载了英伟达DRIVEXavier计算单元。特斯拉的配置则是8个摄像头,1个前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双方的传感器配置并不一样。在泊车方面,小鹏保留了泊车环视摄像头,给予超声波雷达和视觉融合来进行泊车识别,这对于国内场景来说非常重要。但特斯拉就没有配置环视摄像头。另一点是,在整个自动驾驶方案中,冗余环节是非常必须的。小鹏保留了供应商的冗余L2方案,全车有两套相对独立的传感器和控制系统。而特斯拉并没有冗余方案。在处理器环节,小鹏汽车采用的是英伟达和英飞凌的双处理器,分别负责来自XP和博世的传感器的感知处理,互为冗余。特斯拉则是采用自研的FSD处理器,实现对Autopilot的感知处理。从全局定位来看,小鹏汽车走的是高精度地图+IMU融合方案来实现1米以内的全局定位,具有国内的本土化特色。而特斯拉则是没有采用高精度地图。在小鹏看来,自建感知团队是掌握本土化场景的必要条件,而本土化之于小鹏无比的重要。自动驾驶产品总监黄鑫曾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新智驾说:“我们天天都在思考本土场景,这实在是太重要的,无论从体验的角度,还是从安全的角度,本土化都无比重要。”

2020年04月26日 14:14